Life's A Struggle

曲:宋岳庭
詞:宋岳庭

正當我睜開雙眼 踏入這個世界

媽媽給我生命 現在讓我自生自滅
這讓我恐懼 在我的眼裡每個人都戴著面具
回想過去 難道生命就是這樣延續?

我抽煙抽得我的肺都黑了

就像整個社會被人心籠罩著它也是黑的
我背著宿命的十字架
也渴望Power,Paper and Respect
我想這大概就是human nature

佛家說 煩惱即是菩提 我暫且不提

我倒是希望能過回到母體
老媽對不起 我時常把你氣得跺腳
你說你後悔當初沒有墮胎把我墮掉
每當我放學回家 放下那沉重的背包
家裡空無一人 只殘留著你香水的味道
那時我知道 你那天晚上又要加班
我打開冰箱 拿出微波爐吃冰的晚餐

老爸在凌晨兩點鐘 醉醺醺地回家

我從睡夢中醒來 只聽到你們在吵架
我沒有辦法專心面對第二天的考試
老師他不喜歡我 我也不喜歡老師
我討厭穿制服 我討厭學校的制度
我討厭訓導主任的嘴臉 討厭被束縛
That's true 很多人不屑我的態度
他們說我太酷 警察不爽我都曾將我逮捕

I don't give a fuck about 人家說什麼

他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但是他們算什麼
沒有誰有權利拿他的標準衡量我
主宰是我自己 隨便人家如何想
我還是我 愛錢的女人只給凱子摸
不懂得用保險套的人別嫌孩子多
金錢力量雖大 卻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緊握著雙拳的人們何時能鬆開手?

Life's a struggle 日子還要過

品嚐喜怒哀樂之後又是數不盡的troubles
Everyday 有多少問題要去面對
有多少夜 痛苦煩惱著你無法入睡

法庭嚴肅的空氣逼得我快不能呼吸

當時面臨著終生監禁的我開始反省
鐵欄杆之後又是個截然不同的景象
刑犯們眼神中看不到一點和平的氣象
僅有一吋短的鉛筆 寫的是監獄風雲
日記上描繪的不是美好的戶外風景
自由在他們眼裡才是僮憬
放一把自製武器在枕頭旁 以防隨時有人偷襲

有些人懷疑老婆在外偷情

有些人把家人寄來的信件一張一張好好收集
有些人二十四小時幾乎在床上休息
有些人精神失常 因為受不了打擊
三個月如火如荼的漫長等待已過去
出獄後的我得面對三年的緩刑期
這也好 一生中第一次感覺到幸福
但是生命的考驗何止如此我不清楚

我不知道 接下來還有什麼會發生

翻開報紙的新聞又是看到放火殺人
還記得某年無意間發現的照片
上面有阿姨對男人施行口交的噁心畫面
這簡直摧毀了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我無法忘懷那照片中那笑容多麼淫蕩
我抵抗 胸口存在著不安及惶恐
我不斷聽到痛苦的聲音在內心怒吼

Life's a struggle 日子還要過

品嚐喜怒哀樂之後又是數不盡的troubles
Everyday 有多少問題要去面對
有多少夜 痛苦煩惱著你無法入睡

不論我走到天南 不論我走到地北

不論我走到哪都見識到人心的虛偽
It's kinda funny 在人的眼裡只有money
外表好像要幫你 卻只是想幫他自己
笑容可掬的臉後面 誰知道是個狼心狗肺
連朋友都能背叛 因為只有名利合他口味
她說她愛你的時候講的是問心無愧
搞不好她愛的是你身後的榮華富貴

你可曾困惑 在你身旁誰是敵是友

對你落井下石的可能就是你的摯友
你可曾經歷 當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
平常跟你稱兄道弟的人都突然失蹤

親愛的神 偉大的神

你可以怪我想法太過無知 但我只是人
我不信人 因為人也不信我 不要問我為什麼
我最多只能告訴你這就是我
生命像海浪一樣有時高有時低
你是否告訴自己堅強渡過各種時期
我從命運的天台放眼卻看不到星空
漆黑的天空壓在頭頂使我不得輕鬆

在我心中 找不到一個安靜的角落

我不能再沉睡下去 良心彷彿在笑我
它在說 有幾天幾夜老媽曾經為你以淚洗面
老爸他只顧己見 希望之火只見熄滅
我接起電話 是老爸憔悴的聲音
雖沒見面卻不難想像他當時的神情
剛聽完他最近失業的消息
腦海裡馬上浮現祖母的話 警告我一定要爭氣
我已經放棄所有哭的理由
因為我早就習慣冷漠活在無情的現實裡頭
人生要如何起頭? 改變要如何起手?
當活在泥沼中 要如何才能金盆洗手?

Life's a struggle 日子還要過

品嚐喜怒哀樂之後又是數不盡的troubles
Everyday 有多少問題要去面對
有多少夜 痛苦煩惱著你無法入睡

Life's a struggle...

==========================我是分隔線=============================

2004年金曲獎時,聽到了這首歌,第一次聽時並沒有特別注意聽,直到聽到其中的幾句,

我對這首歌有了特別的感覺,對於宋岳庭這個人有了興趣.....特別在這裡,介紹給大家~


隨便Google一下,也可以找到對宋岳庭這樣的介紹。

宋岳庭 ------成名於25 終年23

宋岳庭 怒吼生命

 陶喆想跟他簽約,沒簽成,台灣要頒發金曲獎的流行音樂最佳作詞人獎給他,也只能由母親代領。一個名叫宋岳庭的男孩子,香港沒有太多人認識,翻查台灣的網 頁時,他的資料卻排山倒海,人人都用很長的篇幅,訴說一個生命如何掙扎的故事。唱Hip-Hop的宋岳庭,新出唱片最近到港,但他沒法來港宣傳,因宋的生 命已早早完結。現在的,都是親人從一堆遺物中蒐集,輯錄而成的《Life's a Struggle》。

天才兒童 偏多挫折

 《Life's a Struggle》既是大碟名字,也是同名歌曲。那是對生命的一個概括,相信也是宋岳庭對生命的無可奈何。

 生於 1978年的宋岳庭,藝術細胞自小便爆棚,小一便會自編自繪漫畫,9歲時,更以「天才兒童」的身份接受中視新聞雜誌《60分鐘》專訪。

 從小鼻子便嚴重過敏,母親為了改變他的居住環境,14歲時送他到美國生活。沒錯,敏感問題是不藥而癒,身體改善了,生活卻一天比一天的差,寄人籬下的日子,比鼻子的問題更壞。先後住過三個親戚的家,最後皆摩擦多多,直至18歲那年,媽媽才安排他到加州獨居。

三年隔離 出好音樂

 以為好景可以再來,那就錯了,難捱的日子,一天一天接近,用「黑暗」來形容,也錯不到哪裡去:要好的同學遭恐嚇,要求宋跟著去為友「出頭」,更假扮「華青幫」以壯聲勢,事情最終敗露,責任都推給了他。

 被判入獄三月,得到三年緩刑。宋岳庭在那三年的居家隔離生活中,沒事好做,用小時候學的一點點鋼琴知識,再加上長期受黑人朋友感染而學得的Hip-Hop音樂,創作就這樣開始了。

1秒10字 傾瀉掙扎

 而且簡單得可以。他用一部三百多美元買下的Yamaha keyboard完成背景音樂後,再加上雙卡錄音機,那便完成了大量作品。由1300字寫成的《Life's a Struggle》,以一秒十字的速度唱成,把無奈、痛苦的過去,一次過放到音樂上。

 坐監的日子後,還有比「黑暗」更恐怖的事,噩耗又再向他走近,被醫生診斷患上了骨癌。最初,媽媽也被他瞞著了,一個人獨自面對化療的日子,到了第三期,才由醫生向母親說出病情。

逝在母懷 一如歌詞

 自14歲離開台灣後,宋便再沒有回過去。到了病的末期,父母到美國陪他走完最後一程。在病榻前,父親撫摸他的手說,離開時你的手是那樣的小,現在你的手變得這樣大了。做兒子的也說:「從前以為沒有爸爸在關心我,現在我知道爸爸在關心我,我卻要走了。」

 在醫院待上好一段日子後,有一天,宋堅持要回家,坐在慣坐的沙發上。他跟母親說,人生沒有甚麼好遺憾與執著,只是不想看到她難過,母親這樣回答:「別捨 不得我,我才捨不得你痛。」就這樣,直至第二天,便在母親的懷裡離去,當時他只有23歲。一如他在《Life's a Struggle 》裡說的:「我倒是希望能夠回到母體」,他真的帶著安詳地回去了。

音樂中 有大磁場

 宋岳庭離世了一年後,即2003 年,他的表弟、弟弟及母親,在宋的遺物中,把他的音樂整理出來。母親於是向做佛教音樂唱片的老闆建議,為她兒子出唱片,完成心願。

修佛者替他出碟

 在沒有知名度的情況下,真的會有人為他出唱片?

 當然有,否則今天我們又怎會聽到宋的Hip-Hop音樂。老闆的理由是,聽了宋岳庭的 Rap後,覺得他的音樂有很大磁場,像修佛,令人開悟,於是為他出了這張唱片。
陶喆曾有意力捧

 其實,這並非宋的初試啼聲之作,更早時,他便在台灣組合Tension的歌曲裡有一段 Rap,引起陶喆的興趣,想跟他簽約,更說,如果Shawn(宋的英文名)來台灣發展,所有台灣的Rap歌手,絕對沒人能贏過他。

 14 歲離台,卻能以結實的中文,道出青春的殘酷。沒有很好的儀器,音樂來得粗糙,卻不影響水準,反帶有一份真樸。他過世後的知名度,當然與他的故事有關,但掉轉來看,沒有那份音樂,能帶出這個故事嗎?


jipusai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