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每天面對面上班。她有時候會看著他走神兒。他有張

好 看而略微頹廢的臉,看得多了,他會注意到她,便總是衝著她 笑。她低下頭,臉突然就紅了。

很快,周圍的同事也窺測出她的心事來,頻繁開起他倆的玩
笑。 一來二去,他和她竟真成了戀人。

他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那天一起吃飯的時候,她猶豫著,
提 到了婚事。當時他愣了一下,沒有作答,半天才囁嚅著說"只 怕……只怕以後,妳跟著我會吃苦"

不怕的。她小聲說。


他不再說話,輕輕嘆了口氣,在她看來,他算是答應了。


回到家,她把兩人的事告訴父母,遭到強烈反對。父親和他
們是 一個單位的,對他的印象不好,一直就反對他們交往。

理由是,他是不上進的男人,懶散,沒事業心,還跟外面社
會 上一些不務正業的年輕人來往,女人跟了他以後,以後絕對沒有 好日子過。

尤其現在,工廠效益每況愈下,有能力的人都自己出去闖,
而 他還在混著,一個月只有幾百塊錢。這樣的男人,沒前途的。

不僅父母,當初開他們玩笑的同事中,和她關係走的近的,
也 反對她嫁他,理由和父母一樣,說這樣的男人喜歡可以,絕對不 能當丈夫。

她卻鐵了心一般,不管誰勸,就是一句話:我就要跟他。


父母失望至極,母親衝她嚷:你這是拿自己的幸福做賭注!


她抬起頭,斬釘截鐵: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看好,就算會輸,
我也 認了。

所有人的阻止都無濟於事,24歲,她嫁他為妻。租了套小
房 子,從家裡搬了出去。這也似乎更證明了大家的猜測,他是她本 命年的劫。

可事實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結婚後的他像換了個人似的,
分 外刻苦努力起來。他先是離開半死不活的廠子,斷了外面那幫亂 七八糟的朋友,去一傢俬企跑起業務。

開始時沒底薪,他又是外行,不知道走了多少彎路,費了多
少心 思,總算艱難的在那家公司站住了腳。

那一年,她看著他變得又黑又瘦,大夏天頂著太陽走在快被
曬 化的柏油馬路上,汗都顧不上擦。晚上幾乎沒有在10點之前回 來過,一回家,倒在床上,衣服不脫就睡著了。

一年後,他的工作走上正軌,業務提成漸漸多了起來,而她
卻 下崗了。他不讓她再出去工作了,安心在家裡,打理家務等著做 母親。

孩子出生的時候,他做了業務經理,手裡有大把的客戶,還
在 業餘時間重新學了英語和日語。公司給他配了車,他們按揭買了 新房,每個人都看見了他的大好前途。

這時的她,因為生孩子胖了許多,又總不出門,穿衣服隨意
起 來,和他站在一起,竟有種不相配的感覺。

此時,當初替他擔憂過的人又開始有了新的擔憂,擔心長著
一 對桃花眼的男人,會在這個時候離她而去。這個年頭這樣的事, 簡直就是數不勝數。

但這次,大家又看錯了他,在他人生和事業不斷攀升的日子
裡, 他愛她始終如一。那愛,不知比戀愛時紮實了多少倍,是貼心貼 肺的呵護。

從衣食住行的大事到心情喜好的小事,他面面俱到,從來沒
有 忽略過。從她坐月子起,每天晚上,都是他給她洗腳,這個習慣 一直被他保留了下來。

他從來不隱瞞對她的感情,有時同時和朋友開玩笑說:什麼
都 換了,現在該換老婆了吧。他搖頭,認真的說:這輩子,就是她 了。

她的幸福,讓所有人無話可說。其實當初她也不確定會擁有
這 樣的幸福,那時她只是愛這個男子,捨不得離開他。哪怕跟著他 吃苦,像她說的,她認了。

那天晚上,他又給她洗腳,溫暖在水中,他一如既往,把她
的 腳握在掌心。她忽然笑著問:怎麼會對我這麼好?這個問題 其實已經在她心裡存了很久,她甚至還想問:如何會在就婚 後,變了一個人?只是覺得不妥,所以只問了這一句,半開玩笑 的口吻。

他依舊蹲在她的面前,握著她的腳,抬起頭來,看了她片刻
, 然後認真的說:因為當初,妳拿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賭注, 要跟著我,你是這個世界上唯一這樣信任我的人,嫁給我是妳一 生的賭注,我怎麼捨得讓妳輸。

她看見,向來愛說愛笑的他,說完這句話,眼圈紅了。

作為男人,不能讓一個能把自己終身幸福都押在你身上的女人 輸,因為你輸不起,愛你的那個女人賭上她的青春和下半輩子更 輸不起!!


jipusai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